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火麻——穿越古今續寫傳奇的植物

發布日期:2017/10/27 11:02:01   點擊:

榆社火麻油的民間傳說

              相傳,在五胡十六國時期,馳騁大江南北,占據大半個中國的趙王石勒就出生在榆社。少年時代的石勒曾與李陽(后為石勒大將)在這里為爭權漚麻池而相搏,因當地盛產火麻,而火麻又全身是寶,特別是麻皮可造繩、制衣、制鞋,麻籽可榨油。石勒率十八騎起事后,號令鄉農大量種麻,以備軍用。據說當時用麻皮制的衣、鞋、帽等結實耐用,麻籽制成的油,將士吃了身體強壯,勇猛無比,每每出征皆凱旋而歸。將士打了勝仗歸來,鄉民載歌載舞,夾道歡迎,將士們也揮舞槍棒與民同慶。后來逐步演變為“榆社霸王鞭”,流傳至今,久盛不衰。火麻油的使用及制作技術也一直沿用至今。千百年來,這里的人們彪悍長壽,據說與長期食用火麻油有關。

在抗日戰爭時期,太行第二軍分區、八路軍新1030團、38514團、一二九師師部、386旅等抗日武裝都先后在榆社駐扎過。榆社軍民魚水情深,做軍鞋、送軍糧支援前線,用的全是當地生產的火麻。榆社生產的火麻及火麻油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

火麻,可為食可為藥可為衣,不論是在歷史上,還是在當代,各個領域都有它卓越的成績。

火麻制衣從萬衣之祖到淡出視線再到回歸上流社會 火麻,被人稱之為“國紡源頭,萬年衣祖”。有如此美譽可不是爛的虛名,事實上,以麻織衣的歷史要追溯到炎帝即神農氏時期,炎帝以麻織衣還有一個動人的傳說。

當時的人類以獸皮為蔽體御寒之物,可是一到夏天,就熱得難受,人們開始想到把獸皮撕成一條一條的,穿上樹葉制成衣服,可是樹葉易壞,需要經常更換,非常的麻煩。有一天,熱愛百姓的炎帝上山砍柴,發現一種植物的皮軟綿綿的,很是結實,他就砍下幾株,把皮撕下來捆柴,回到家之后,他把柴解開后,拿著這樹皮研究,發現它有層白色的纖維,非常的柔軟結實,而且用手一撕,還能分成細細的一條一條的,于是,他便讓人們用它來代替樹葉制成衣服,這就是人類最早的布衣。

后來,炎帝看見一個年輕的女子坐在樹下一邊乘涼一邊聚精會神地把這種樹皮撕成一條條細縷,纏在手指上穿來穿去,織成密密麻麻的小塊玩,他得到了啟發:如果把這些小塊連綴在一起,不就可以全身都能得到保暖嗎?于是,他自己仿照著織了很多,再用骨針穿連起來,穿在身上,非常的舒服。他把自己的手藝傳給了所有百姓,流傳下來的衣服雛形就這樣產生了。

炎帝給這種植物取了一個名字叫“苧麻”,炎帝開始研究其種植技術并教導人們種植火麻。

隨著紡織技術的發展,火麻絲制作布料及剪裁更加的精細美觀,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漢王朝,火麻的紡織技術就已成熟。馬王堆漢墓出土的“素色蟬衣”等大量紡織精品,向世人訴說麻裳在古代上流社會風光。也是在西漢的時候,它還沿著“絲綢之路”推廣到了中東、地中海及歐洲地區,就此,火麻紡織品走上了第一個高峰。

可是自絲綢、棉紡織品的推廣之后,曾今在歷史上顯山露水的火麻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也淡出了上流社會圈,只有在少數民族聚集的地區,麻質衣服的傳統保留完好。

近年來,隨著旅游業的發展,隨著“原生態”的高呼,“麻裳”又走進了人們的視野,也走進了上流社會圈,這也預示著,穿越古今,麻裳的新時代又將到來了。

火麻入藥古往今來依舊

以火麻入藥在很多醫典里都有記載,從《本經》到《本草綱目》再到現在的醫典里,大大小小記錄數十條火麻入藥的功效。現在醫學的發展,中西醫結合,火麻對西醫的影響也在不斷擴大,對于癌癥化療后引起的厭食、惡心,艾滋病患者引起的消瘦癥都有很好的調節作用和營養補充作用。

火麻食用古有今有,可是卻曲折迂回

火麻,先于炎帝時期存在,可是那時的火麻屬于天生天養的野生植物,后來經過炎帝,人工種植火麻的歷史開始。之后一度成為重要的糧食之一,也因此稱為“谷”。《詩經》中“禾麻麥菽”,它僅次于禾(粟)而居于麥菽之上,之后的“五谷”中,很大部分的文獻記錄都是麻居首,可見古時火麻在飲食上的地位。

火麻和張飛還有一段淵源。相傳在三國時候,趙子龍領三千人馬拿下桂陽,劉備大喜,重賞子龍,張飛不服,道:“偏子龍得功,偏我是無用之人,史撥三千軍與我去取武陵郡,活捉太守來獻。” 諸葛亮非常高興地說:“前者子龍取桂陽郡時,立下軍令狀而去,今日翼德要取武陵,必須也立下軍令狀,欣然領三千軍,方向領兵去。”

于是,張飛立下軍令狀,欣然領三軍,朝武陵界出發。

一天,張飛帶兵進擊武陵壺頭山的“五溪蠻”是,路過烏頭村,時值盛暑,瘟疫傳染,將士都病到了百余人,張飛自己也病到了,但是軍情緊急,自己是立過軍令狀的,時下急得不得了。當地一鶴發老人素聞張飛治軍嚴明,也聽說張飛的英雄事跡,非常的感動,一心要助張飛脫難,于是他親自來到張飛軍營駐扎處說明來意,交談之下十分投機,老人當即獻上祖傳秘方——擂茶。張飛和將士服用后,病情大好,疫情得到遏制,張飛病好后親自登門拜謝。有句俗話說:“清晨一杯茶,餓死賣藥家。”說的就是擂茶。而擂茶中就有火麻仁。

其實以火麻仁為茶的不止擂茶,在西南少數民族聚集的地區,還有一些民族特有的茶,如普米族的打油茶、巴馬的長壽茶等,都被認可為治病養生的日常飲料。

后來隨著各種谷物的種植,火麻逐漸遠離了食物,特別是近代以來,隨著工業的發展,麻被附上了摧毀人類的丑陋外衣,這個在人類文明歷史進程中立下汗馬功勞的功臣漸漸被人們淡忘。可它畢竟存在過,殘留的記憶雖有殤,火麻與人的情卻刻骨于心。

雨后又見晴天, 這應該是對火麻當下情況最恰當的比喻了。火麻的營養價值古今都被認可,隨著越來越多的無THC火麻品種的問世,各種各樣的火麻產品如雨后春筍般紛紛涌現,火麻奶,火麻化妝品,火麻油……這些產品贏得了“長壽”“駐顏”等好評。

火麻,如此一物多用的寶兒,會在不久之后的將來滲透到衣食住行的各個領域,也會在經濟和生態上繼續它的傳奇。